紀錄片一般的感覺,雖然主角是動物,
卻在創作者的用心之下,彷彿也像是有了感情一樣。

在每個被人們遺忘的角落裡,其實都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只要您願意去發掘,願意去傾聽,那麼,您將會得到最真的感動....。

在某個冬日午后,一如往常的,坐在電腦前看著一封封朋友們轉寄而來的信件。突然間,窗外傳來一聲聲沙啞的鳥叫聲,回頭一看,電線桿上佇立著一個孤獨的背影,原來是隻孤單的麻雀。

膨鬆不整的羽毛、沙啞的叫聲、動也不動的身影,他是不是生病了呢?自己如是想著....。

大概是窗戶的聲響觸動了他的警覺心吧!突然間,他躍動了身體,飛躍到電線上,驚訝的望著我,然而眼前的景象頓時也讓人為之一振,原來他是隻突變的麻雀.....。

彎長的上喙,萎縮的下喙,構成了一個奇怪的長相,讓人看了心裡燃起了陣陣驚奇。

在四目交接之際,警覺性高的他突然飛跳至電線桿上,回頭端視了一會兒,隨即飛躍得無影無蹤,只留下滿臉驚訝與好奇的我,望著牠那漸漸遠去的身影。

他住在哪兒呢?在這電線桿上嗎?為何以前從未見過他呢?此時心裡有著無數的疑惑,不過心裡的疑惑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漸淡薄,不久即忘卻了這段奇遇。

一天,在趕著上班的早晨,屋簷上突然傳來幾句熟悉且沙啞的鳥叫聲,抬頭上望,發現一隻長相奇怪的麻雀...

那不是那隻突變的麻雀嗎?怎麼會在這裡呢?他該不會真的就住在這附近吧!自己心裡一片訝然。

看著他那奇怪的眼神,自己腦海裡頓時飄過了許多的想法....

“你應該很孤獨吧!別的麻雀都不和你做朋友嗎?你叫什麼名字呢?噢!也許你沒名字,或許我該為你取個名字,該叫什麼好呢?叫“長嘴”如何?不失可愛又帶點貼切的名字....”

自己如此想著....。

他跳到了鐵架上,看了看阿聲,彷彿正在思考著“長嘴”的意思....。

雖然阿聲不懂他的思想,但知道他對阿聲也有某種程度的信任,因為他對於阿聲的攝影從不迴避,而在這短暫的邂逅之後,自己也開始注意起這位屋簷下的嬌客,也開始記錄起他生活的點點滴滴。

從自己開始注意“長嘴”開始,便常常在附近發現他的蹤跡,有時看他站在電線上四處觀望,
有時看他在鐵窗上沈思。
然而就是沒看過他進食,彎長的上喙以及短小的下喙一定造成他不少的困擾吧!他如何進食呢?這個問題困擾著自己好久好久。

一天,心血來潮,放置了一些米飯在門口,引誘他下來進食,然而他卻不知該如何吃下這突而其來的小點心,因為一長一短的上、下喙讓他無法啄食,只能呆呆的望著它....。

過了一會兒,一隻正常的麻雀突然從後面飛來,嚇跑了長嘴,並且自己大塊朵頤了起來。

而面對這突而其來的結果,自己也愛莫能助....。

在做了一番細思之後,靈機一動,決定以量取勝,遂填了一碗米飯放置在門口,一來方便讓長嘴進食,一來也可避免米飯其它麻雀分食而盡。

而經過了一段時間,長嘴終於再度的光臨,側著頭望著這堆米飯,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觀察了一陣子之後,長嘴終於開口了,有別於其它麻雀的啄食,他張開口,用咬的方式,將米飯一粒一粒的輸送到嘴裡,滿足的享用著這從天而降的大餐。

而此時,自己心裡的滿足也溢於言表....。

而在往後觀察的日子當中,發現長嘴幾乎沒啥朋友,每隻正常的麻雀似乎都與他保持著一段距離,彷彿將他當做異類般的看待。
在清晨時分,當所有的麻雀皆在電線上閒話家常時,長嘴只能孤獨的躲在電線桿後面獨自沈思,因為沒有一隻麻雀願意和他在一起。
冬去春來,當所有的麻雀都成雙成對的忙著築巢時,長嘴只能站在遠方,靜靜的看著別人築巢,“為何我不能像牠們那樣呢?我也是隻麻雀呀!”,也許長嘴會如此懷疑,但大自然是從不給答案的。
不過長嘴一樣沒有氣餒,在一次的因緣際會當中,身旁飛來了一隻麻雀,那是個漂亮的女孩,長嘴終於鼓起了勇氣,向她表白...

“我可以和妳做朋友嗎?”

長嘴用牠那略帶沙啞的聲音如此問著。
“雖然我的長相很奇怪,但是我有一顆善良的心與誠懇的心....”

不過很顯然的,長嘴失敗了,那隻漂亮的麻雀...頭也不回的飛走了,只留下一臉茫然的長嘴...
頻頻遭到拒絕的長嘴,有時會找個地方躲起來哭泣,渲洩心裡的委屈。
不過在渲洩之後,他依舊會走出來,勇敢的去面對現實。
“也許是羽毛不夠好看的關係吧!整理整理之後她們就會喜歡我了”,長嘴如此說著。
“或許她們喜歡的是隻乾淨的麻雀,所以我要常常洗澡。”

長嘴找盡了理由安慰自已、改變自己。

然而在長嘴的不氣餒,努力改變自己的情況之下,一天,奇蹟出現了....

在一個的傍晚時分,那隻漂亮的麻雀又來到了長嘴的身邊,好奇的望著長嘴....。

為追求真愛而不氣餒的長嘴終於又鼓起了勇氣,想要再次的對她表白,但一想到過去失敗的經驗,他,退卻了,不知不覺的又低下頭來....。

“你在害怕什麼呢?其實你並不醜呀!你有一顆善良的心,這很難能可貴,為何要退卻呢?”

那隻漂亮的麻雀如此說著。

“你過來一點,讓我看看你...”

那隻漂亮的麻雀終於輕吻了長嘴....

其實愛情的發生是不需要理由的,而且過程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彼此能否長相廝守....

最後一次見到長嘴時,是在今年春天,也是麻雀們築巢之際,雖然沒有完整的紀錄到他們築巢的過程,但阿聲相信他是幸福的,因為他終於擺脫了孤單,找到了相守一生的伴侶,而且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大家覺得這“長嘴的故事”還精采嗎?阿聲從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花了半年的時間拍攝長嘴,曾經躲在門邊拍攝,也曾躲在車內拍攝,也曾引來路人好奇的眼光,只因自己對長嘴有著一股說不出的好奇心。

而長嘴的故事也許並非阿聲所想像的那樣,或許這只是一個很單純的生物生存現象,也許並沒有複雜的情感因素參雜在裡面,但在我們所能瞭解的表面上,他帶給我們一個真實的故事,那就是一隻突變的麻雀求生存的故事,他克服了因基因突變所造成的生存障礙,排除萬難,勇敢的生存了下來,這種不屈不撓求生存所帶來的啟示,也許更甚於其背後的情感故事吧!您覺得呢?能不省乎!值得省思!^^



編輯•攝影•製作•阿聲 91.10.29

完畢,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