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

大自然的真善美
(西屯國小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

回網站導覽 回生活與科技 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

九年一貫之精神

1.十大基本能力

2.七大學習領域

3.統整課程

4.學校本位

5.五大基本內涵

6.六大議題

7.相關新聞

自然與生活科技
主要課程內涵

九年一貫課程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將九學年區分為四階段:
1.階段一:國小一、二年級
2.階段二:國小三、四年級
3.階段三:國小五、六年級
4.階段四:國中一、二、三年級

階段一藝術及人文、社會領域、合科統整為生活課程。
階段二、階段三融入資訊教育。

內容涵蓋五大課題:
1.自然界的組成與特性
2.自然界的作用
3.演化與延續
4.生活與環境
5.生活科技

各階段之主要能力指標:
1.階段一:擴展生活經驗、觀察與體驗。
2.階段二:自然界的作用與資訊科技的認識、觀察與實作。
3.階段三:
自然的演化與特性及資訊科技的應用、觀察、實作與紀錄。
4.階段四:
自然的本質與組成以及資訊科技的應用、觀察、實作、紀錄與應用。

融入的教育議題

階段二:資訊教育、環境教育。
階段三:資訊教育、環境教育、兩性教育、生涯發展教育、家政教育。

 

 

 


九年一貫課程:
每一步都不能掉以輕心

 

 

 

2001.09.11 21:03 星期二
udn-pchome社論
夥伴們,共勉之

中小學開學已經一個星期了。今年第一次揹起書包、踏進國民學校的國小一年級新生,開始全面接受「九年一貫」課程。這原本應是我國國民教育改革的里程碑,但新課程如今仍使家長一頭霧水,老師們惶惶不安,輿論亦輒有批評。小一學生還在天真爛漫、白紙一般吸收新知的年齡,剛剛才從漫長的學校生涯中起步,需要快樂積極、有活力有信心的學習環境。我們強烈要求家長、校方和教育行政機關務必同心合力,協助孩子順利接受九年一貫課程。

我們要先談一下對九年一貫課程的基本看法。將近兩年以前,當教育部針對教改成果舉辦「一九九九全國教育改革檢討會議」之時,我們曾在社論中呼籲,「九年一貫寧緩勿急」;因為當時各界即看出此項改革爭議仍多,且準備倉促,老師無所適從。縱使在當時,教育部所作決議仍僅是「九十學年度擇校試辦」而已。但後來政府率爾決定在九十學年度即由國小一年級全面實施;既然勢在必行,我們遂於去年十二月呼籲,「必須協助教師提高專業準備」。

九年一貫課程如今正式啟程,四年內即將全面貫穿國民中小學體系。但是,最近開學前後所傳出的訊息卻頗不樂觀,例如:台北市教師會調查發現七成以上教師對新課程沒有信心,八成教師認為準備不足;家長會質疑教師專業能力;教育部證實新課程引發教師退休潮,全台申請退休教師數以萬計;國小英語教師缺額高達六百餘人;教育部直到前幾天才緊急通知地方教育局,將專案補助三千多萬元增聘巡迴英語教師……。這一切現象都證明,九年一貫課程是在急就章的情況下推出,且至今仍在「邊走邊看」、「邊做邊修」。但縱然如此,我們認為,現在絕不是大家推卸責任、交相指摘的時機。孩子已經坐進教室裡,拿起依照九年一貫課程標準訂定的課表、課本在上課了。成年人的埋怨和指責,完全無助改善校園的學習氣氛。我們必須從務實的角度想一想:如何在現有情境中儘量辦好九年一貫教育,不使孩子成為草率教改的犧牲者;這是教育官員和教改推動者必須負起的亡羊補牢的責任。

九年一貫教育,顧名思義,應是將六年國小和三年國中課程作縱向銜接的體制改革。不過,如今顯現的改革核心,主要在於將課程進行橫向統合的七大「學習領域」:語文、數學、社會、健康與體育、藝術與人文、自然與科技、綜合活動。此一改變,打破以往過於涇渭分明的「分科」概念,教材內容自然也有大幅度的翻修。本來,如果改革重點在於教材更新,且對原本科目區隔分明的課程進行統合,對老師的傳統教學方式已是相當重大挑戰;教育部理應全力協助老師了解新的教材教法,輔導「協同教學」等必要的新概念和方法。問題在於:九年一貫課程在七大學習領域的改變之外,又加進十大「基本能力」,陳義甚高但空洞的目標尚缺乏教學落實的導引,教育部卻以「將教學自主權還給老師」一語籠統因應。另外,新上路的國中基本學力測驗的問題,多元入學方案是否採記在校成績的爭議,以及新課程中要求量極大的英語和鄉土語言教學的師資和教材短缺等問題,又一併爆發開來,使得校園出現慌亂景象,老師和家長同樣為之不安。

我們認為,教育部應針對九年一貫課程在實施時的緩急輕重,對教師提供專業進修的輔導。教育部在兩年前曾遴選國中參與九年一貫課程試辦,試辦成果評估報告書在今年初出爐,提出教師缺乏研發教材能力、慣用傳統單打獨鬥教學法、教育局態度消極未能協助輔導等問題。教育部實應針對教師專業自主能力和九年一貫課程要求之間的落差,積極提供必要的培訓或進修機會。有些地方教育單位直到開學前才匆促為教師舉辦三兩天的研習會,效果誠屬有限;但遲做又比完全不做要好。重要的是,教育部不能只用「教師自主權空間加大」這句空泛的口號,把問題丟回給教師手中。也不應只用放寬兼任教師資格認定、倚賴巡迴教師等臨時應急的手法,企圖短期而「便利」地解決問題。

民國八十五年行政院教改會的總諮議報告書出爐,在提出「革新課程教材與教學」的建議時,亦具體主張「提升教師專業素質」、「研擬激發教師教育熱忱方案」、「營造適性教育之校園環境」。五年過去了,這些需要長期教育投資的基礎工作,可曾獲得應有的重視和改進?教改工作如果只忙於推出一項又一項令人眼花撩亂的「教改行動方案」,但對於作為教育過程關鍵因素的老師本身,卻沒有提供充分的增進素質的機會和誘因,實不無本末倒置之虞,也難免教改落得「愈改愈亂」的譏評。

九年一貫課程的第一批受教者已經坐在教室裡了,六歲的孩子仰望著一條長長的學習生涯之路展開在眼前。其實,家長如果有機會看一看根據新的課程標準審定出的教科書,對於各種不同的民間版本所展現出的創新和活潑氣息,尤其相較於過去獨一無二、別無選擇的「部編本」,應該感到欣慰。這也是長年教改的成果之一。凡事關孩子學習成長的任一措施,我們只能戒慎恐懼,投入最高的誠意,每一步都不能掉以輕心。面對已經上路的九年一貫課程,這是教育工作者最起碼的自我要求。

Top